6场半全场胜负彩|6场半全场18093
今天是: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 頁 新聞動態提案工作建言立論社情民意委員風采文史長廊黨派團體通知公告政協會議專委會界別縣市區政協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文史長廊 >

咸寧宋代書畫家小考

來源: 時間:2019-01-02  


王親賢


馮京書帖


馮京(1021-1094),字當世。北宋鄂州咸寧(一說鄂州江夏)人。皇祐元年(1049)己丑科狀元。歷官翰林學士、揚州、江寧知府,樞密副使、參知政事。因反對王安石變法,罷知亳州、成都等地。哲宗即位,累官宣徽南院使,以太子少師致仕。卒,贈司徒,謚文簡。著有《灊山集》等,已佚。

關于馮京善書的記載,始見周必大《平園集》中《跋馮京與朱諤右丞家書》一文“右馮文簡與其孫婿朱忠靖公書。前一幅元祐八年冬,后一幅紹圣改元春也。馮公時以太子少師致仕,居京師,而朱公為壽陽節度推官,所謂蘇相,蓋揚帥子容也。馮公作此帖僅數月,即夢奠于兩楹。后六十六年,朱公之孫叔召自蕪湖來,求跋語。”

《停云館法帖》有馮京書一種。《停云館法帖》共分十二卷由文徵明撰集,文彭、文嘉摹勒,溫恕、章簡父鐫刻。此帖選擇精嚴、鐫刻精美,字口清晰,墨色醇古,神韻尤在,猶如原跡。其中卷五卷八為《宋名人書》。卷六收馮京手書信札一通,題為《與修撰書》,全文如下:

京啟:相別久,殊用思跂。茲者被命守邊,道出仁境,辱示教勒。欣聞動止多福,至慰至慰。數十里之近,無緣一見顏采,瞻想高誼,乃情依依。新歲向和,惟以時保輔,行聽亨復,區區不宣。京再拜修撰閣下。富丈行,曾附酒四瓶,俟他日別致也。


   

圖一:馮京 與修撰書

論者以為,馮京書法“天然秀麗,楷法嚴謹,結體綿密,純守古法,深得鍾王遺韻,可稱小楷佳構”。《咸寧縣志謂其“筆札清勁,人藏去為珍玩”。而據王世貞《文氏停云館帖十跋·第五卷》:“蘇才翁、子美各一紙。宋人謂才翁書法妙天下,則不敢信。比之子美,較老蒼耳。子美亦自有字學。范希文、司馬君實,如召伯之甘棠,不以書也。馮當世、范忠宣亦然。林君復有書名而此不稱。此外如少游、參寥、薛道祖、范文穆、姜堯章、李元中皆有可觀。文穆,南宋人,誤置此冊中。”

王世貞以為“范希文、司馬君實,如召伯之甘棠,不以書也。馮當世、范忠宣亦然。”此話耐人尋味。是不是說,上述諸人并不靠書道取勝,他們值得肯定的并不是書法?在強手如林的宋代書壇,司馬光等人的書法,可能真的不值得稱道。不過,這也恐怕是見仁見智的事。

蘇軾集中又有馮京使人做墨、收藏法書的記載。《書馮當世墨》一文稱:“馮當世在西府,使潘谷作墨,銘云‘樞庭東合’,此墨是也。”《跋王鞏所收藏真書》載:“僧藏真書七紙,開封王君鞏所藏。君侍親平涼,始得其二。而兩紙在張鄧公家。其后馮公當世,又獲其三。雖所從分異者不可考,然筆勢奕奕,七紙意相發生屬也。君鄧公外孫,而與當世相善,乃得而合之。”“作墨”、“藏紙”,對一個書家而言,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了。


吳中復及其八分書


吳中復(1011-1079),字仲庶,北宋興國軍永興縣崇儒鄉雙遷里(今湖北通山縣洪港鎮一帶)人。仁宗寶元元年(1038)進士。皇祐五年(1053)為監察御史里行。嘉祐二年(1057)遷殿中侍御史充言事御史。改右司諫、同知諫院,遷戶部副使。出為河東都轉運使,移知江寧府、成德軍。神宗熙寧三年(1070)知成都府。遷給事中,知永興軍。六年,知河陽。元豐元年(1078)十二月卒,年六十八。

吳中復能詩,善八分書。關于吳中復善書的記載較多,明人何宇度《益部談資》卷中武侯、工部二祠之中有寺,一名草堂,一名中寺。前代為尼居,名桃花寺。隋文帝時,始易以僧。大歷中,崔寧鎮蜀,以冀國夫人任氏本浣花女,遂重修之,繪任氏真于其中。會昌中,欲毀寺,夜聞女子啼泣之聲,中止。已而禱雨有驗,本朝賜名梵安寺。百花潭口舊有任氏一碑,立于風雨中。予令人滌去苔蘚讀之,乃宋熙寧年間吳中復撰八分書也。字半漫滅,略可成誦。知夫人微時,見一僧墜污渠,為濯其衣,百花涌出,因而名其潭。后杜少陵、薛濤皆買居潭側。

據此可知,此碑明代猶可辨識,今已不存。另民國二十三年《安徽通志稿·金石古物考》貴池齊山石刻中有“定力窟”吳中復題名。拓本高二尺、寬一尺八寸五分,六行,每行七字。字徑一寸五分,正楷書,文字為太常少卿馬尋、屯田外郎方任呂淵、虞曹外郎朱言、衛尉寺丞吳瑛同游。至和乙未正月十九日知郡事吳中復題。”吳中復存世的八分書作品,還有書于北宋熙寧七年(1074)的《趙抃等題名》,石在陜西西安慈恩寺,趙平編《中國西北地區歷代石刻匯編》第天津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145)收錄有拓本。拓片高84厘米,寬40厘米。文字如下:

資政殿大學士知越州趙抃、度支郎中轉運使皮公弼、太常少卿知同州母沆、太常博士提點常平倉章栨同登慈恩雁塔,過杜祁公家廟,遂會于興慶池館。熙寧七年仲冬二十有二日,龍圖閣直學士知軍府事吳中復題。




圖二:吳中復 趙抃等題名

從碑刻作品來看,似乎是承自盛唐書法,尤其是受曹魏書風影響的八分書作品,正如錢泳評唐隸:“有意圭角,擅用挑踢,與漢人迥異”,這種書法特色,點畫部首帶有曹魏書法韻味,筆鋒挑趯明顯,字體勻稱而轉折帶有楷法。

吳中復曾重刻顏真卿《爭座位帖》,為守永興時摹刻,見元袁桷《清容集》。《爭座位帖》傳世摹刻本甚多,僅清王昶《金石萃編》卷九十三記載宋以來摹刻者七種:京兆安師文本、吳中復重刻本、米芾臨本、北京本、戲鴻堂本、嘉善魏學濂本、關中即今西安碑林本。帖原為安師文舊物,嘗刻以傳世,吳中復謂其未盡筆法,因再摩刻,今有拓本傳世。


吳立禮的八分書

吳立禮(生卒年待考),字子初,吳中復之子。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進士,歷任提點浙江刑獄,官至殿中侍御史,直言不避有乃父風烈。后出使遼國,途中客死邢州(今河北邢臺)。宋畢仲游西臺集》卷十三有《判西京國子監宋公墓志銘》,載宋慶曾(1038-1102)為吳立禮料理后事:“公嘗通判邢州,國信使吳立禮道病卒,公領其后事,經營悉備,雖其家人不能過。”續資治通鑒長編》(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卷四百七十九 :殿中侍御史吳立禮,與一子官以使道故也。” 子獻,立禮子垙之子,由磁湖遷江北安慶。

吳立禮的書法,也有其父吳中復的風格。其存世作品,一是在范仲淹《道服贊》卷后題跋。范仲淹《道服贊》紙本手卷是為同年友人“平海書記許兄”所制道服撰寫的一篇贊文,稱友人制道服乃“清其意而潔其身”之舉。宋代文人士大夫喜與道士交往,“道家者流,衣裳楚楚。君子服之,逍遙是與。”穿著道服,遂成一時風氣。此卷行筆清勁瘦硬,結字方正端謹,風骨峭拔,頗具王羲之《樂毅論》遺意。時人稱此帖“文醇筆勁,既美且箴。”后紙有吳立禮文同、戴蒙、柳貫、胡助、劉魁、戴仁、司馬垔、吳寬等多家題跋吳立禮跋語為:

獲觀文正公之詞翰,淳重清勁,如其為人,毎展卷諷誦,未嘗不想見風采。何名之重使人愛慕如此其深也富川吳立禮題



圖三:吳立禮 道服贊題跋

此贊刻入明文徵明《停云館帖》、乾隆朝《三希堂法帖》等法帖。原件曾經近人張伯駒等收藏1956年張伯駒將其捐獻故宮博物院。人吳稱:“吳立禮跋,饒有古趣。”(《大觀錄》宋君臣法書卷三,民國九年武進李氏圣譯樓本)



圖四:吳立禮:吳立禮吳克禮再游雁塔題名

二是《吳立禮吳克禮再游雁塔題名》,系陜西西安慈恩寺雁塔西門門楣上的題名,趙平編中國西北地區歷代石刻匯編天津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120)收錄有拓片。拓片高10厘米,寬24厘米,有“吳立禮同克禮再游”八字。其中“克禮”為其兄弟吳克禮,字子仁,曾任絳州知軍。題名書風頗似唐代史惟則的《大智禪師碑》,發筆方廣,字形峻美,論者稱其有魚躍深淵之妙。


人物畫家陳修己


元祐八年(1093)十二月,黃庭堅再上黃龍山。當時,畫師陳修己為晦堂禪師寫影畫像,黃龍僧人惟清作了像贊,邀請黃庭堅灑墨題贊。黃庭堅覺得惟清禪師的贊語已很到位,不必重復贅語,但又卻之不恭,于是寫了《題黃龍清禪師晦堂贊》數句:

八年十二月,通城陳修己為智嵩上座寫晦堂老師影,妙絕諸本。余欲雕琢數句,莊嚴太空,適見西堂清公所作,全提全示,無有少剩。順贊一句,屋下蓋屋;逆贊一句,樓上安樓。不如借水獻花,與一切人供養。黃某記。

文中說明陳修己是通城(今湖北通城)人,并稱贊其畫作“絕妙諸本”。陳修己究竟是何人?據查清黃以周等《續資治通鑒長編拾補》,其中有一條案語說:“宋編《通鑒》云:上以元符末群臣所上書疏付蔡京,京以付其子攸與其客強浚明、葉夢得看詳,為正上、正中、正下、邪等尤其、邪上、邪中、邪下等,計五百八十二人。”這里說的是崇寧元年九月,蔡京為相把在元符末年上書批評熙寧、紹圣新法政事的許多人列為“奸邪”,貶官降職。在“邪下”一欄,赫然可見陳修己的名字,可見也是宋代士人

通城方志載陳修己姓名、事跡。黃庭堅這篇短文說明通城人陳修己是一位畫家,擅長人物寫真,這算是為咸寧美術史留下了一則重要資料。


6场半全场胜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