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场半全场胜负彩|6场半全场18093
今天是: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 頁 新聞動態提案工作建言立論社情民意委員風采文史長廊黨派團體通知公告政協會議專委會界別縣市區政協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文史長廊 >

喚醒被歲月塵封的縷縷茶香--《鄂南茶史拾遺》讀后雜記

來源: 時間:2018-07-31  
  鄭福漢
  生在咸寧,常以茶鄉人引以為傲。殊不知,相較于咸寧豐富的茶資源、厚重的茶文化,我們了解的恐怕只能算九牛一毛,這種感覺在看了《鄂南茶史拾遺》之后愈加強烈。
  歷史常常會被隱匿,但她依然有蹤跡可尋,只是我們常常沒有用心體會與尋覓。其實,我們腳下的土地,隱藏了許許多多曾經真實存在的興盛與輝煌。
  到過羊樓洞多次,隨著歲月的沉淀,眼前的古街青石板越看越覺得意味深長。青石板街上的石頭被磨得锃亮,起初只是覺得好奇,并沒有意識到這是多么漫長的時光中無數車馬喧囂輾壓才能雕琢出的作品。那幽深的巷子、林立的店鋪,今天的沉寂也無法掩蓋曾有的繁華。以往,對于羊樓洞昔日的繁榮,只有一些道聽途說的傳聞,直到翻開《鄂南茶史拾遺》,歷史的樣貌以一種可以碰觸的真實重新呈現在我們面前。
  《鄂南茶史拾遺》的出版正如編者所言,旨在存茶史、資茶政,為研究咸寧茶文化提供一手材料,為發展咸寧茶產業貢獻一份力量。此書收錄的主要是建國前成寧地區茶葉史料,內容包括五個部分:“茶史志略”、“茶情調查”、“茶業聞”、“茶事談往”、“茶詩選輯”,書中所收稿件大部分來自晚清民國報刊,即使在資訊高達發達的今天,這些資料在互聯網及一般的圖書館也是難得一見。
  翻開《鄂南茶史拾遺》,瀏覽近在咫尺的史料、報道、圖片,昔日的茶事、茶市立刻鮮活起來,就如同看到了劇本,腦海里立刻浮現出精彩的場景與畫面。
  此書所摘錄的史料,除了有詳細的地方志的記載,還有日本人編寫的《中國省情志略》,這部分最讓人感嘆。此書調查時間為1907年--1918年間,作者對中國各地的地理特產均作了詳細介紹,其中關于咸寧的茶業發展狀況也有詳細的描述與精確的記載。
  《中國省情志略·湖北省》中記載咸寧當時的茶園眾多,尤其對羊樓洞進行了詳細的記錄與描述:“羊樓洞是湖北地區首屈一指的著名茶產地,羊樓洞與羊樓司均位于湖北省西南端,四面環山,為盆地地形, 自古以來便是產茶地區,又以磚茶工業地而聞名……羊樓洞隸屬蒲圻縣,湖北省西部及湖南省岳州、臨湘等地的茶均運來此處,進行磚茶的制造。羊樓洞距離蒲圻縣約六十里,其中五十里連通粵漢線沿線,另外十里沿溪流向北折。這條路線左右為丘陵,均為茶圃,狹長地帶的兩側為小丘,中間的平地與水田相連”。
  看了這些記載,不禁掩卷沉思:當時大清王朝之衰敗,民國初期之混亂,由此書可見一斑,中國各地的物產、地理交通等敏感信息任憑日本人四處窺探,如入無人之境,日本人侵略中國的野心于此書昭然若揭。家國風雨飄搖,外敵虎視眈眈,透過此書清晰得見。惟一值得慶幸的是,這本初衷服務于侵華需要的書,如今成為研究當時大清歷史的重要資料,也算是這本反面教材在今天的“貢獻”吧。
  本書有大量珍貴的歷史資料,其中最鮮活最有可讀性的,當數在《申報》中的專欄文章了。提起《申報》在中國新聞史上可說是鼎鼎大名。1872年4月30日在上海創刊,1949年5月27日停刊,是近代中國發行時間最久、具有廣泛社會影響的報紙,是中國現代報紙開端的標志。《申報》前后總計經營了77年,歷經晚清、北洋政府、國民政府三個時代,在中國新聞史和社會史研究上都占有重要地位,同時期其它報紙難以望其項背,被人稱為研究中國近現代史的“百科全書”。
  當時的《申報》有一個專欄,專門報道各地茶葉市場的動態消息及趣聞逸事。市場信息方面本書共摘編凡數百篇,經常可以看到關于蒲圻(赤壁)、咸安、崇陽、通山的報道,可見當時咸寧境內茶葉生產在全省及至全國的地位與影響。
  其中幾篇富有故事性的報道,讓人可以直觀地感受到當時咸寧茶業的生產經營狀況。
  一是茶船遇險。1880年6月7日的《申報》記載:“近聞鄂省武昌郡所屬之崇陽縣產茶,四鄉八鎮,茶莊林立。乃有邑東之白霓橋地方某茶莊,系屬由水程經金口地方,船家不慎誤觸于磯石上,頃刻船板洞穿,水涌入艙,一時措手不及,將船疾駛近岸,而茶箱已多受水。是日天氣晴,尚可為力,現在查得此船茶壞二百馀件,馀則搶救獲免,亦云幸矣”。
  通過這則新聞可見當時茶葉的運輸,水路是一種重要方式,而光損壞的茶品就有200余件,足見當時需求之旺盛、運輸之繁忙。
  二是茶販鬧事。1882年5月17日《申報》記載:“今年馬橋等處客莊、士莊共有七家,聞其鄉間販戶,近因較比各莊茶秤,至有大至四十兩者,眾心不服,出貼糾同販子業戶,將各莊秤搶去、稟宜請斷據云”。
  此事還有后續報道,6月5日《申報》記載:“前報鄂省咸寧縣產茶之區,販子業戶號以各茶行之秤過大,因而約眾搶秤興訟,此已列報。茲聞是日該處之業茶者約有一二千人,先至柏墩厘局,勒令委員同行,委員不允,便示以武……幸茶行諸人風先避,不至釀成人命有萬壽橋之某茶行,備有茶食,好言勸,且先以茶秤奉上請較,眾人礙于情面,始得無事。當時,邑尊帶兵彈壓,人漸散去,恐各茶行未必就此干休也”。
  透過這則新聞可見當時僅馬橋等地,從事茶葉經營的就有一二千人,因為秤的標準不一竟然產業摩擦糾紛,連官府都動用武力進行彈壓,這也從一側面反映當時茶販茶莊之多,產業之興盛。
  三是一則花邊新聞。1891年1月3日《申報》載:“楚北羊樓洞為產茶名區區,每賈客各攜重貲入山買茶,會計之馀,尋花問柳,金如土芥。而是處私門狹巷以脂粉為者,亦皆高卓絳潘,爭迎游騎,此誠于珠江、邢水笙歌、秦淮燈火而外,別成一派者也。有喜六者,為個中翹楚,嫣然一笑,傾國傾城,花下時時過訪……不意十月初為飛蟲所螫,芙蓉粉面,紅似櫻桃,搗藥無靈,埋香有恨。香山《真娘墓》詩云:‘世間好物不堅牢,彩云易散琉璃脆’。此情此恨,今古同之”。
  短短幾百字,便將喜六這名年輕女子的一生寫盡,很有點類似于今天所說的花邊新聞了。喜六是一個年輕美麗的女子,周旋于興旺的茶葉市場與腰纏萬貫的商賈之間,以此謀生。喜六的人生因為一場意外而草草結束,作者也因此感嘆:“亦花月之外篇、風流之遺恨也”,但從一個側面可以折射當時羊樓洞空前的繁華,簡直可以與珠江、邢水笙歌與秦淮燈火相提并論。
  看書是容易的,寫書是艱難的。閱讀之余,不僅要為編纂者喝彩。此書為政協的叢書之第十五卷。咸寧文脈的梳理,文化的傳承,功莫大焉。王親賢、鄧丹萍也是多年的筆友,他們編的書嚴謹認真,自然是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可在閱讀被手機占領的今天,一本好書因為沉靜與低調,恐怕傳播的速度與范圍,遠不如手機上的幾幅圖片、一則聳人聽聞的故事。但這么好的一本書,如果僅僅只有少數人知道或者閱讀,真的是一種寶貴資源的浪費。
  作為一個咸寧人,我認為此書真的值得一讀。只要你打開這本書,仔細閱讀、沉浸其中,透過一行行沉靜的文字和一幅幅靜默的圖片,那些喧囂的車馬、熱鬧的店鋪、忙碌的茶農和一縷縷已然消散的茶香,就會真切的浮現于眼前,縈繞于鼻端。你會發現,咸寧這塊土地,也因為這段歷史而更加厚重而多彩,同時也會追問:何時這里才能重現昔日的輝煌?
  (作者系市社科聯黨組書記)
6场半全场胜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