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场半全场胜负彩|6场半全场18093
今天是: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 頁 新聞動態提案工作建言立論社情民意委員風采文史長廊黨派團體通知公告政協會議專委會界別縣市區政協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文史長廊 >

從嘉魚走出的明末御史游士任

來源: 時間:2016-11-15  
  愛民  道玖  世權
  游士任,字肩生,號玉鉉,又號鷗夫,湖北嘉魚老官游仕邊人,生于明萬歷甲戌(1574年)冬月二十二日。1606年參加湖廣鄉試,考取舉人。1610年參加殿試,取得萬歷庚戌科三甲33名進士,初任浙江湖州府長興縣知縣,1615年入京升任戶部主事,1616年調任都察御史,巡視太倉。1621年改任廣西道監察御史,加巡按監軍御史,監山東登萊沿津等處軍務,明末著名東林黨人,被魏忠賢閹黨稱為“地囚星旱地忽律”。1625年3月魏忠賢公報私仇,欲殺盡異己,污蔑游士任貪污受賄,被錦衣衛逮捕下獄,經考掠無數,后經登萊總兵官毛文龍力證,得以免死,杖戌以歸,1628年,崇禎皇帝繼位,游士任及東林黨人平反昭雪,還其冠服。第二年,崇禎皇帝下詔任命新的職務,他以身體有病為由,堅辭不出,1633年7月病故于武昌,享年60歲。
  一、吏治長興:除弊減賦利百姓
  游士任一生經歷了萬歷、泰昌、天啟、崇禎四個朝代,出身書香門第,十五歲喪父,父親去世后,家境不富裕。他從小潛心讀書,學習異常刻苦。年輕時胸懷大志,頗負才名,除了精通文史和軍事知識外,平時還留心學習一些經世致用之說、國計民生之策。嘉魚縣令龐一德讀其文,見其人,對他的評價是:“氣骨英棱,如銅柯石干,他日當以風節勝人”。
  1606年游士任參加湖廣鄉試,獲得33名成為舉人。公元1610年參加殿試,取得萬歷庚戌科二甲第38名進士,初任湖州府長興縣知縣,在長興縣任知縣四年。該縣以前征役繁雜,苛稅甚多,民貧多盜。游士任到任后,為了真實了解當地民情,經常深入田間地頭、鄉村民舍微服私訪,對不利于民,不便于民的弊端進行改革或廢除,并詳細制定出一套便民制度,減少了賦稅徭役,減輕了人民負擔,而且簡便易行。當地盛產茶葉,且品質優良,以縣城西顧渚山為最佳。他積極鼓勵農民種植,方便商人經銷。并用神來之筆寫下了膾炙人口的《登顧渚山記》,刊載于歷代《長興縣志》,與歷史上顏真卿、杜牧、白居易、陸羽、蘇軾等名賢在此品茶賞景,所題的詩歌詞賦相得益彰,至今仍為長興人所津津樂道。由于政績卓越,游士任深受當地民眾的擁護愛戴,多次得到湖州撫按和朝廷的嘉獎,1615年入京升任戶部主事。
  二、東林黨爭:錚錚傲骨度生死
  東林黨之爭是明朝末年歷史上的一個特征①。明末東林黨人是中國歷史上一群最勇敢的人,也是中國知識分子的光輝楷模,在昏暗頹敗的明末,以他們的良知和不屈抗爭,給了腐朽政權的黑暗統治有力一擊,雖然東林黨的仁人志士最后大多或身陷囹圄或迫害致死,使其偉大精神和堅強意志不僅深深感動了人民,也令政敵魏忠賢們膽顫心驚。
  1616年,游士任調任都察院,任監察御史,巡視太倉,不久改任廣西道御史。明朝的監察御史職權和責任都非常重大,它有檢舉彈劾權、參與考察任免官吏權、參與司法審判權、奉敕巡視權。凡政事得失,軍民利病,皆得直言無避。游士任利用自己的學識和光明磊落的品格,諫議均能從要害處立言。每當朝廷會議大政,他都能發表獨到的見解和對策。當時明與清戰事對峙,邊關緊急,他上疏獻備邊十二策,分析深刻,擊中要害,點到了問題的關鍵之所在,執政者佩服其才華,多有采納。1621年,他由道御史加巡按監軍御史,監山東登萊沿津等處軍務。此時,明熹宗繼位,朝政更加腐敗,官僚荒淫奢靡。宦官魏忠賢和熹宗的乳母客氏相互勾結,在宮中獨攬大權,肆意而為。那些邪惡的官吏,也紛紛投靠魏忠賢結成“閹黨”,打擊和排斥東林黨人。游士任作為主張開放言路、實行改良時政的東林黨人,不肯依附巴結權貴。接到朝廷任命后,撫膺長嘆,表示“要以頭顱清宮闈”,即日向天啟皇帝上疏,直接彈劾客氏和魏忠賢。(此疏刊載于明朝《崇信錄》),疏中從天地間出現異常氣象說起,接著陳訴客魏相互勾結,擅作威福,迫害忠良的各種罪狀,要求皇上即賜剛斷,對奸閹正以典刑,只有如此才會出現宮殿清,政本立,天清地寧,彌昭太平的新局面。皇帝閱后批示:“游士任受命視師,不得越職言事。”無奈,游士任只好以葬父為由請假,希望罷監軍還御史,繼續揭露閹黨的陰謀。皇帝又下旨,要求他假后即由湖廣赴山東,繼續監督軍務。其間宮廷內又發生了這樣一件事:熹宗皇帝與張皇后婚后由于性格差距較大,一個放蕩不羈、追歡逐樂;一個秉性端莊、處事嚴謹。雙方很快就出現了分歧,魏忠賢與客氏為了達到控制熹宗擅權亂政的目的,乘機千方百計挑撥他們之間的關系,四處散布說張皇后非張國紀所生,而是死囚強盜孫止孝之女,當時順天府劉志選是個趨炎附勢之徒,他聽說這一消息,感到向上爬的機會來了,他立即上疏彈劾張國紀并暗示張皇后并非張國紀所生,而是死囚之女,這樣不僅使張國紀等人要遭殃,張皇后也自然被廢黜,這正是魏忠賢和客氏目的所在,但事與愿違,一向為人正直的御史游士任知道這是有人搗鬼,立即上疏據理駁斥,熹宗似乎也不相信此事并下旨斥責劉志選,此事最后雖然不了了之,但游士任與魏忠賢和客氏間的舊仇未了又結新恨②。
  天啟初年是東林黨的鼎興時期,大量東林黨人復職,擔任朝廷重要職位,齊楚浙黨被逼到了困境,由于東林黨奉行嚴格的二元對立道德標準,許多原本中立的正直官員也被逼到了反東林的陣營,與此同時,宦官魏忠賢由于深得熹宗信任,成為權傾朝野的關鍵人物,反東林勢力漸漸聚集到他麾下,東林黨與閹黨的沖突愈演愈烈,東林黨人多次指責閹黨“奸臣亂政”。天啟五年,魏忠賢以“褳擊、紅丸、移官”三案為由,唆使其黨羽造編《東林黨點將錄》上報朝廷,明熹宗下詔,燒毀全國書院,次年東林書院被拆毀,東林黨人也遭到了打擊,閹黨四處搜捕收押東林黨人,先后有“六君子”“七君子”之獄,楊漣、左光斗等東林骨干遭到慘無人道的迫害。與此同時,因陶郎先案被牽連,游士任為閹黨李春燁所劾,以克扣軍糧和受熊廷弼賄賂為由被錦衣衛逮捕入獄并交付北鎮撫司許顯純勘問此案,魏忠賢更序列諸君一百零八名為天罡地煞星,以告熹宗日“大刀楊漣,飛石子左光斗,神機軍師顧大章,旱地忽律游士任,雕旗汪永言云云”,蓋必欲盡殺諸君子乃止也。游士任拷掠無數,死不認罪,后經登萊總兵官毛文龍力證“公(指士任公)監軍時餉銀出入,司餉官逐月日支冊給辦。公在任時,止查餉用定數并未自司錢谷,若有克減,必先自臣等及司用等官盜克。士任乃得以分其余耳,今逮審士任,而縱釋臣等,非法也。”于是得以免死杖戒以歸。而楊漣、左光斗、顧大章等六人均死于獄中,時稱“六君子”。1628年,崇禎皇帝繼位,游士任得到平反昭雪,還其冠服,第二年,崇禎皇帝下詔任命新的職務,他以身體有病推辭,1633年七月十七日因病辭世,葬于武漢市江夏區菱湖楓樹嘴。
  三、遼東戰事:精忠報國垂青史
  文官控制軍事是晚明時期一個已經確立的原則,而萬歷和天啟朝的黨爭不可避免地涉及軍務。在天啟朝,這類事件最著名的涉及杰出的軍事戰略家熊廷弼(1598-1625年)湖北江夏人,在滿州人于1619年4月擊敗一支中國和朝鮮聯合遠征軍之后,熊廷弼曾被任命為遼東經略(明朝軍隊在東北地區的最高指揮官),他在擔任經略的第二年,逐漸改善了防務,恢復了軍隊的士氣,然而他的謹慎卻被朝廷中的一些人視為怯懦,他的直率和傲慢又使他在長期和充滿爭論的官場生活中到處樹敵。1620年10月他被撤去經略的官職,由于他的一個部屬袁應泰(1595-1621)代替。天啟元年(1621年)新興的后金政權不斷騷擾明朝的東北邊疆、遼東告急,借助大學士孫承宗經理遼東,遣御史游士任募兵江淮的東風,吳有孚官復原職;游士任招練淮兵,同時有副總兵吳有孚及武舉趙佑等,皆與士任深相結,并薦于朝,期以大將③。
  天啟元年七月(1621年七月),御史游士任受命為登、萊、天津等處監軍御史。十一月,游士任疏報募得8000余名,皆“力舉千斤,弓開十石;火藥、火器、戰車、戰船、沒水黏竿、占風測象,無所不有”者④,游士任所募的江淮士兵在赤壁鳳凰山演武亭集訓,并賦詩一首:“八門江上陣云開、畫棟高凌舊日臺。赤壁鯨波輕緩帶, 彤弓雕影落閑懷。憑欄不話登壇事,投筆應留記室才,最喜楚天刁斗靜,采蘋一曲鳳凰來”。此后游士任所募江淮士兵,投入遼東戰場后,成為兵部手中的一張王牌,侍部張經世欲將御史游士任淮兵及招練兵調發渡海,接應毛文龍,因毛文龍奇襲鎮江后,創下了遼左恢復的神話,大大鼓舞了明人士氣。天啟二年七月,淮兵已渡海1500名,陸續到達登萊者達8700余名⑤,新募淮兵陸續渡海赴島駐守,經大學士孫承宗親自核實,共有4773名⑥成為毛文龍江防線海上主力軍。
  天啟皇帝繼位后,朝政更加腐敗,官僚荒淫奢靡,民不聊生,宦官魏忠賢和客氏相互勾結,在宮中獨攬大權,肆意而為,那些邪惡的官吏也紛紛投靠魏忠賢結成“閹黨”打擊和排斥東林黨人。與此同時,新興的后金政權不斷騷擾明朝的東北邊境,遼東戰事吃緊,農民起義此起彼伏。明朝政權處于內外交困、內憂外患并舉之危。雖然遼東戰役未能使明朝徹底改變內外交困的政治軍事格局,此時游士任正處于被魏忠賢打壓之下,降級東行視事,但在國難當頭,游士任不計個人恩怨,毅然募兵江淮,如期帶兵開拔前線,使遼東戰事趨于緩和,游士任功不可沒。
  四、四邑公堤:為民請愿鄉梓情
  四邑公堤始筑于北宋政和年間(1111-1118)當時嘉魚知縣唐均見長江南岸漸淤高厚,即向朝廷請款并召集嘉魚、江夏、咸寧、蒲圻四縣沿湖之民眾,在馬鞍山南麓修筑江堤,稱新堤和接龍堤,元明時期又沿馬鞍山東麓向下延至赤磯山,修筑了成公堤,金口長堤,關門堤,至民國21年(1932年)修筑姜家橫堤和民國24年,興建金水閘后,全城連成整體,因該堤保護四縣利益,且系四縣共同修筑,故稱四邑公堤。
  四邑公堤經過建國前830余年的興筑和增培,雖已具一定規模,但堤身千瘡百孔,抗洪能力很低,加上長江洪水峰高量大,因此歷史上潰口頻繁。據史料記載僅從明元順四年(1460年)至1949年的489年間,大堤就潰口36次,其中清道光九至二十九年(1829年-1849年)間,潰口就達9次,幾乎兩年一潰,每次潰決,沿湖居民與魚鱉為鄰,四野桑麻盡沉波低,數橡茅茨悉掃濤中,少壯糾乞于遠方,老稚僵尸于溝壑,其災情慘不忍睹。
  據《嘉魚縣志》和康熙《武昌府志》記載:1607年和1608年游士任當時以一個孝廉的身份率嘉魚、江夏、咸寧之縣的父老鄉親含淚向官府陳述修堤一事,當時的知府大人張公欣然同意,而蒲圻縣的知縣某人腳都沒有踏上江堤一步,就否定了游士任的建議,是年,由于游士任的好友熊廷弼先生遠在遼東任經略,本縣好友李燎先生在京做官,沒有人能出面相助。修堤一事沒有下文,不久,江堤潰口,四縣的百姓田地房屋蕩然無存,老幼號哭遍地,游士任只有朝天嘆氣,深怨自己官位太低,不能為民請愿,庚戌年(1610年),游士任中了進士,葛中選先生任嘉魚縣令,李燎與葛中選頻頻向朝廷派來的使臣敬酒,句句話不離修新堤,并表示要把修新堤作為全縣令的首要大事,使得朝廷下派的兩位使臣感動得涕淚滂沱,葛縣令點頭贊許不已。
  葛縣令心中早有計劃,他根據游士任建議一條條向上陳述,請求修堤,上級官府同意葛縣令的請求,江夏、咸寧沒有異議,支持修堤,但蒲圻方面依然同1607年、1608年間的態度,不支持修堤,此時,熊廷弼、李燎兩位積極向官府陳說此事,手腕都寫得快脫臼了,而游士任更是敞開心扉,問備離兵張公、知府馬公、司理唐公,孫公尋求幫助,為家鄉助一臂之力。官府更加關注修新堤一事,于是就有了后來四邑人民共修江堤,撥付了3000兩銀兩來由四縣人民分工筑堤,完工后又緊接著撥付3000兩銀兩用來專門修理嘉魚境內的舊堤,這樣堤像額頭像頸像脊背部分都全部加固了。
  第二年即(1617年)長江發大水,江水漲到了大堤一半的高度,當時游士任正在廣西道任監察御史,有人告訴游士任:“江堤以外,水有一丈多高,堤以內,莊稼生機勃然,過去大小掃蕩之地,今天變成了老百姓安居樂業的地方,過去的人民快變成了魚,今天的人民是載歌載舞,老百姓應該交的賦稅,再也不會拖欠逾期了,次年游士任休假回到家鄉,走在江堤上,抬頭一望,長江像一條龍,大堤如同一架青虹,周旋盤繞,與三面大山共同組成四方包圍,阻擋長江之水,四縣人民將世世代代受益在此堤,即使是史起,西門豹也比不上這大堤啊!為此,在1616年四邑公堤完竣后,撰有《長堤碑記》和《再修長堤記》,詳細記載了四邑公堤由發起倡修到筑修之艱難過程,四邑公堤的成功修筑,使沿江四縣百姓免于水災之患,游士任鄉梓之情溢于言表。
  五、游氏族譜:尊祖敬宗樹楷模
  游士任認為自己能金榜題名,為國效力,皆祖上蔭德庇佑所致。但痛心譜毀無征,尊宗敬祖,重修族譜之念油然而生。萬歷年間,京尹公游季勛,舉進士,豐城安沙人,有意續修族譜,因他數郡為官,還沒來得及,競赍志以歿。他兒子別駕游時,承父遺志,捐款修譜。勛公侄子游起,輕騎三千里來與游士任商量修譜之事。游士任知道先祖來自江西,祖籍豐城安沙。豐城來人合修族譜,正合自己多年心愿。于是兩地族人一拍即合,合修之事遂成,順利完成了豐城的二修和嘉魚南林的一修族譜。在調查考證的基礎上,游士任撰寫了《安沙南嘉合修族譜序》。洋洋千言,引經據典,敘述族親之和睦,亢宗精英之榮耀。追根溯源,核實世系之根柢。游氏源自姬姓,2600多年前,吉公以祖父字為氏,自此世間便有了游姓。但世代已經很久遠了,實事求是地講,建安以前傳承了多少世代已莫可稽,更不必問先祖來到更久遠的建陽、廣平的時侯了。
  考證了本分支世系后,游士任在譜序中祥細記述:祖籍豐城的游氏宗族,自吉州尚書高八公(嵩公)為始。四傳而徙功陂為大鐸公,大鐸公八傳而徙豐城安沙為宰均公。大鐸公十四世孫游謙夫,舉鄉貢,生景星、景山;游履夫,舉進士,生景旸、景昭。此正是湖廣嘉魚南林與豐城安沙分支之際,到十六世始分。徙湖廣后,數傳到游良能,由鄉貢授學正職務。又數傳到游廷昌,由鄉貢任四川營山縣尹。到他曾祖父游桂山,讀了很多書,學富五車,其學識獨步江漢間(湖北省中南部)。祖父游體嘉,嘔血藝林,獲得湘潭教諭職務。父親游讓,多次參加科舉考試,但未取得功名。到游士任本人,才開始參加朝廷的殿試考取了進士。徙湖廣后到士任這一代止共傳承十二世,這些皆是景山的后人,謙夫的遠孫。如此算來,游士任自已是功陂大鐸公二十七世孫,整個世系脈絡清晰,班班可考。在1987年續修的江西豐城《七修游氏族譜》上,至今仍保留著游士任撰寫的族譜原序。
  游氏宗族發展的歷史,可謂是人才輩出,代有名人。但游氏最有名氣,最有影響力的要算游酢。酢公生于北宋皇佑五年(1053年),福建建陽人,北宋著名理學家。士任公生于明朝萬歷二年(1574年),湖廣嘉魚人,明末著名的東林黨人。雖然二人生活年代相距500多年,但士任與酢公有許多相似之處,在游姓祖先中,能夠相互輝映。第一,二人都是進士出身,游酢曾任過河清縣 知縣,游士任任過長興縣知縣,均有治理縣邑的經歷,又均任監察御史,經歷相似。第二,二人都主持纂修族譜,并為族譜寫序,游酢寫了《建陽家譜序》,游士任寫了《安沙南嘉合修族譜序》,尊祖敬宗的行為相同。第三,二人在社會上有很高的名氣,或許與北宋著名理學家楊時(號龜山)有些相關。“程門立雪”,是說游酢攜朋友楊時一起去拜見程頤,正遇上程老先生閉目養神,這時候,外面開始下雪,兩人求師心切,便恭恭敬敬侍立一旁,不言不動,如此等到門外雪深盈尺。這個成語,是比喻求學心切和對有學問長者 的尊敬,游酢因此而家喻戶曉。明萬歷年間,大臣顧憲成重修北宋朝學者楊時所建的東林書院,明確宣布他講的是程朱理學,是繼承楊時衣缽。一時許多人聚集在以東林書院為中心的周圍,人之為東林黨。游士任,是著名東林黨人,他不畏強權,為民請命,大膽彈劾朝中權貴,對客氏干政和宦官專權,始終加以反對和抵制,最后被誣削職罷官,逮捕下獄,險些喪命,游士任也因此而名留青史。
  縱觀游士任的一生,吏治見于長興,軍政見于登萊,風節見于御史,孝悌見于族譜,鄉梓見于公堤,是游氏宗族中一位杰出的歷史名人。他的政績、軍功、氣節、奏章、詩文、著述,經歷、造福桑梓等等是其留下的歷史遺產,有待后人進一步搜集、整理、分析、研究。
6场半全场胜负彩